山东省中医院院长赵升田:中医创新是为更好地传承
人口健康报 韩秀林  2018-09-13 12:44:47  


7月底,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(山东省中医院)引进外籍院士指导工作,这是我省中医药机构首次引进外籍院士,也是该院人才战略及中医创新发展的一大举措,给我省中医药事业创新发展带了个好头。

 

   赵升田代表医院与加拿大皇家科学院院士Peter C.K. Leung教授签署合作协议 

 

那么,就目前情况而言,中医创新工作存在哪些问题?该如何应对?作为全省唯一的省级中医院,省中医又做了哪些创新工作?9月4日,记者就这些问题,采访了山东省中医院院长赵升田。

中医必须创新吗
 

记者:中医创新的必要性是什么?如何正确对待传承与创新?

赵升田:我们中医发展到了非常好的时机,不管是国家领导人还是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对中医的发展都给予厚望,也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,支持中医事业的发展。如何能够抓住这个机遇、利用好政策,这是中医业内需要面临的问题。

医学发展到今天,过去一些重大传染病,对于人类健康的威胁所占比重在下降,肿瘤、心血管疾病、脑血管疾病、心理性疾病等慢性疾病,成了威胁人类健康的主要因素。随着老龄化到来,慢性疾病成为老龄人口的主要健康威胁,要解决这些慢性疾病,就要利用好中医这把利剑。    

 如何把中医作用发挥好?这就需要我们中医现代化。中医的技术要进行推广、中医的治疗效果要得到进一步科学化确认。中医是来自于民间,在民间有广泛的群众基础。但中医的推广不是来自于民间回归于民间,而是来自于民间高于民间,这是中医科研机构、教学机构所需要做的。我国中医科研投入了大量的精力,也有很多项目和渠道,但是迟迟这步迈得不够好。不过,有一些标志性的成果推广可以借鉴。比如:诺贝尔奖获得者屠呦呦,用民间技术、中医的思想和现代科学技术进行结合,产生了现代科研成果青蒿素,得到国际认可。如何发现像青蒿素这些宝贝的东西,能够进一步提炼到好的药,这是当今中医很重要的一个任务。

 另外一个任务就是中医诊疗技术的推广,比如针灸、推拿,这种简便又能够应用于患者的方法,在中医里面有很多,我们需要做的是如何提炼出来,被更多的人所掌握,效果能够更明确的显现,这也是科研的过程。

中医讲理法方药,在中医理论方面实现突破,是中医发展的根本所在。如何把中医的经典理论和现代科学技术相结合,这是摆在当今中医科学界面前的重要课题。医学的问题,不仅是科学的问题,还有文化的问题。特别是中医,一方面是医疗技术,是自然科学的性质,另外还具有人文科学的性质,把中医里面影响人们的生活方式、影响人们的价值观、甚至影响我们生命的价值,这部分理论整理出来进行推广,对于建设一个健康的社会非常有必要的。所以,对中医的文化内涵进行进一步整理挖掘,弘扬广大,同样能够对于健康中国的建设具有很好的指导意义。

中医发展存在哪些不足
 

记者当前中医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什么,存在哪些不足?

赵升田:辨证施治和天人合一的整体观,是中医的灵魂所在,也恰恰是我们科研发展的瓶颈所在。因为中医这种辨证施治的特色,按照现在科学发展的方法,比如多中心随机对照临床试验、并比对照实验,来研究它就不合适。现在之所以中医得不到西方的认可,就是因为我们用西方的方法学研究中医,这是一个误区。而中医自身也没有发现更好的研究方法,我们能说出来的就是案例,但是用案例来说明科学的问题,这是现代科学所不能接受的。随着我们大数据的出现,海量数据能够进行分析,出现了真实世界研究方法,这个方法相对来说更适合于研究中医,但如何用于中医的临床效果评价,目前也是有待进一步研究。中医的研究方法落后或者缺乏,是我们第一个不足。

第二个不足,就是中医人本身的知识结构应该进一步优化。作为中医的科学工作者和医务工作者,除了掌握中医的经典理论和方法外,还应该知道如何和现代科学进行结合。很多人认为中医看病摸个脉就行了,还用什么CT、B超、实验室啊,这说法是错误的。CT也好,实验室也好,这都是“望闻问切”中医四诊的延伸,它是放大了我们原始的感知能力。

缺乏对接最先进技术的动力,也是现在中医科研面临的一个不足问题。这个也与我们中医过去的传统诊疗模式有关。过去,中医单兵作战能力很强,兵团作战基本不需要,但是现代科学是需要团队作战,多学科交叉,合作攻关,中医就需要适应这种就诊方式。还没有真正建立符合现代科学发展要求的中医诊断模式,也是我们中医创新不足的一个方面。

中医被弱化了吗
 

记者:有人说,当前中医药思维弱化,传统技术退化、特色优势淡化、话语权边缘化,对此,您怎么看?

赵升田关于这个问题要从两个方面讲。

第一,大家一定要坚信中医的疗效。西医进入中国也就是一百多年的事情,在我们中华民族发展长河中,主要靠中医在保护健康,中医疗效是不容置疑的。中医的三大作用,在治未病中的主导作用,在重大疾病防治中的协同作用,在疾病康复中的核心作用,这三大作用不可否认。不管是西医也好,中医也好,还是我们的行政部门也好,对中医的效果不能带有偏见,不要你不知道中医,就否定它的效果,现在我们社会对中医的不公平就在这,因不知而否定。

第二,我们要科学使用中医,不能把中医说的和万能药一样,无病不治。任何事情都有他解决不了、解释不了的问题,中医也是这样。

我们国家的老百姓非常幸福,既有西医的保护,又有中医的保护。目前中医的话语权还是比较弱的,这是个现实。但是老百姓对中医的信任并不弱,只是我们没有把这种中医真正的价值送到老百姓的身边。这种供需双方不平衡,或者是布局不合理的问题,是要解决的。

中医创新从何入手
 

记者中医科技创新应从哪些方面入手?如何实现中医与现代科技的融合对接?

赵升田:我觉得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思想解放的问题。我们要解放思想,充分发挥中医在医疗、保健方面的作用,要信任,要支持。我们唯一的标准,就是病人的治疗效果。凡是对病人的健康维护有效的,能够治疗病人的医疗问题的,都应该去支持。这个已经有了法律保障,去年实施的中医药法对这个事给予保障。

第一,解放思想,不能因不知而否定。不能把中医说成是迷信,更不能把中医说成是不科学的,不能因为你没有好的研究方法,而否定中医的效果,这个问题要纠正。中医是包容现代科学的,也希望现代科学能够包容中医,一定要不能因为不知而否定。

第二,就是大力推进中医现代化进程,要和现代的科学技术进行对接。这种对接,有时候我们需要一些桥梁,其中最重要的一种方法就是中西联合攻关,不仅包括国内中西医结合,也包括走出国门与西方发达国家联合攻关。山东省中医院聘请外籍院士就是这个目的,让我们中医的身边就有现代科学的高手,高水平的科学家,让我们的中医技术能够越过我们自己摸索的那个阶段,能够使用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技术进行研究,研究中医或者是开展中医研究。


美国梅奥诊所专家访问团来省中医考察访问      刘欣 摄
 

省中医做了哪些工作
 

记者:在中医传承与创新方面,我们医院做了哪些工作?  

赵升田:总体来讲,我们医院也制定了以“双核两院三中心”为框架的战略发展规划。“双核”分别是“经典传承”和“创新发展”。

第一个是山东省临床研究院,就是来评价中医的临床效果,特别是济南市现在有中国健康大数据北方中心在这儿,要依靠这个大数据中心,开展大数据分析挖掘。要实现人人享有健康,每个人对自身的健康要进行研究,我们就需要搭一个互联网的平台。

第二个是治未病研究院,就是把民间有很多的养生保健的妙招、绝招、验方、精方进行科学研究,然后把它规整成可推广的方法。这个和临床研究院一样,都是和现代科学技术的结合。

山东省中医药转化医学研究中心,就是紧紧围绕着中医药如何和现代科学技术相结合,为此我们也建了实验中心,动物实验室下个月将投入使用。为了更好把现代医学的技术应用到中医研究,我们也做了一系列工作,比如邀请外籍院士组建实验团队,建立实验室等。另外我们也派医院的专家通过一系列的项目出国,去学习现代技术,回来以后能够应用到我们实际工作当中。

山东省经典中医传承中心,就是发扬我们的经典中医记载的那些技术,让经典能够现代化,让经典能够随着时代发展继续发挥它的作用。

山东省适宜技术推广中心,就是把民间中医高手请过来,让他们得应有的尊重,提升自身价值,又可以帮他们把民间方法加以提炼推广,让更多人受益。

同时我们建立了以经典传承为主的科室,一个是以伤寒论为主的中医经典科,一个是以脉诊为主的中医经典科。还有我们的推拿科、针灸科、康复科都是用的经典中医的方法。我们的中医经典并不是仅仅在这几个科室里使用,医院其他临床科室都必须首选中医,原则就是先中后西,能中不西,中西结合。

这个“双核两院三中心”,我认为这不仅是解决我们医院目前发展面临的问题,也是解决当今中医发展中所面临的困难。

 

健康山东 共建共享

立即打开